档案馆馆长的“私人档案”(图)【浙师60·往事】
发布时间: 2016-04-13   发布人: 张晓雷   浏览次数: 138

   (校新闻中心学生记者团 陆沛恩 张玲珑)图文六楼的档案馆鲜有人至,有一些人在这里搜集、整理、保管师大的史料,点点滴滴梳理师大的历史。史料的搜集存档在馆长蒋国勇看来,并非只是手头上的工作,而更像是自己的爱好,用他的话说就是“喜欢留着旧东西”。从1985年入学至今,他收藏了许多在师大岁月里用过的物品,从《新生入学须知》到毕业纪念册,从各种生活统购票到各类工作笔记本,满满几箱,足以承载属于他浙师“独家记忆”。 

  一封录取通知书,“从穿草鞋到穿皮鞋”

  1985年8月的一个黄昏,在金华县畈田蒋村自家的田地里,蒋国勇还在忙着干活。忽然间,他听到母亲从屋里向自己喊着什么,大约是有同学来了的意思。他忐忑地放下手中的活,迅速向家里跑去。“蒋国勇,你上线啦!”来的同学给蒋国勇带来了一个重磅喜讯。当时他们刚从城里查完分回来,之前蒋国勇与他们有约,如果自己没有上线,他们就不必来告诉他。

《新生入学须知》等凭证。

陈子昊 摄

  不久之后,一个印有“浙江师范大学”字样的信封寄达家中,里面装着一份录取通知书与一张《新生入学须知》。蒋国勇还记得当天父母喜滋滋地邀请亲戚朋友来家里吃饭的情景,那一张白底红字的录取通知书,在他们眼里真如从天而降的宝贝,生活的艰辛与家庭的希望,都深深地烙印在这里。那时,村人们都相信通过读书可以实现“从穿草鞋到穿皮鞋”的人生巨变。“录取通知书的纸质比一般纸张要厚一些,光滑一些。”时隔30年,蒋国勇还清晰地记得录取通知书拿在手中的质感。“如果留着会很有纪念意义。”他感慨道,“因为1985年是我们学校从‘浙江师范学院’升格为‘浙江师范大学’的年份。”

  这一年的9月,蒋国勇手拎一只小木箱,肩扛一条扁担出现在师大校园里。回忆起开学当日所见,他仍然记得骆家塘一带成片的茅草屋与黄泥墙。“我以为大学是在城里的,没想到竟然藏在农村里。”关于“早稻田大学”“牛经大学”这些师大绰号的来由,蒋国勇在之后的生活里颇有见证。由于师大坐落在金华农村,四周稻田环绕,高村的村民见学校里空地开阔,就会来晒晒稻子;为图走路方便,村民们还会牵着牛从北边的小门进来穿过校园去骆家塘卖菜。

蒋国勇陆续搜集下一些学校的生活用品、校徽

  当年的报到点设在电影院附近的教工食堂,与其他几百名新生一样,蒋国勇小心翼翼地交上录取通知书,然后拎起木箱,扛起扁担上拴着的脸盆、热水壶、大米,开始了未知却诱人的师大岁月。蒋国勇有意保存了那一张《新生入学须知》,他笑着说:“应该很少有人会收藏这个吧!录取通知书虽然上交了,但还有‘入学须知’可以作为当年开学的凭证呢!”

  那时上大学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在蒋国勇看来,就是回家穿着校服、戴着校徽,犹如衣锦还乡的感觉。“除了在一些重要场合需要佩戴校徽之外,平时我们也不戴。”蒋国勇说,“一般刚入学的新生,回家时会戴上校徽,为自己是一名大学生感到自豪。”

  一沓生活统购票,记录大学俭朴时光

  身为当年数学系的优秀学子,蒋国勇在解题时的细腻思维表现在生活里,就是喜欢把许多物件留起来,“存个档”。在他的收藏档案里,有很大一部分是读书时以及工作初期大家普遍使用的粮票、油票、糖票等,花花绿绿的各色小票勾勒出计划经济时代日常用品都必须凭票购买的生活特征。蒋国勇和许多同学一样都有存票兑换人民币的习惯,那种平时省吃俭用、以票换钱购买学习用品的大学生活,已经是后来的年轻人无法感同身受的了。

 

  令蒋国勇遗憾的是,每天要在食堂里使用的师大饭菜票竟没能留下一张。饭菜票上有一定金额,每次点完菜如果不到这个价钱,工作人员收下饭菜票后就会另外找钱给学生。“我和同学都只点一些简单便宜的菜,饭菜票的钱一般是用不完的。”蒋国勇回忆道,“不过家里条件好的同学,会买一块大排吃。”在蒋国勇的印象里,有个同学经常请客吃饭,与现在相比,那时的“土豪”可真稀罕多了!

  虽然生活俭朴,但蒋国勇也有“时来运转”的时候。有一回,他从朋友那儿买到了一张稀有的自行车票,买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在步行还是主流出行方式的师大校园,自行车的拉风程度可想而知,而且永久牌是家喻户晓的名牌,这自行车到了手里,蒋国勇不知多少兴奋。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自行车放在宿舍楼里没多久就不翼而飞了。“车还没做牌照,根本没法找回来。”蒋国勇难忘当时满校园疯狂寻找自行车的心情,“多少年的积蓄和心血啊,唉!”

  尽管1990年代初开始进入市场经济时代,生活统购票迅速退出历史舞台,但那个时期简约朴素偶尔“款待自己”的生活作风沉淀为蒋国勇师大求学记忆的底色。宿舍的木质楼梯,8人一间的寝室,卷了草席和报纸到琴人坡纳凉的炎炎夏夜,好不容易举办起来奈何气氛平平的班级舞会,还有自学口琴、二胡却逃不过半途而废的文艺追求,蒋国勇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单纯美好。

  一本毕业纪念册,定格师大同窗情谊

  “国勇兄,三载同窗,我们情同手足,结下深厚友谊。”

  “你工作认真,一丝不苟,总让人感到踏实。”

  ……

蒋国勇的毕业纪念册

  这是蒋国勇的同学写给他的毕业寄语。在他的“私人档案”里,最引人注目的恐怕要属那一本由学校统一发放的毕业纪念册了。每当找过去的资料,想念老同学时,他总会拿出来翻翻,看着一页页白纸泛了黄,一句句赠语淡了墨,一张张黑白照片上青涩的脸庞,如今也一定爬上了岁月的痕迹,恰似这青春纪念册的红色封面渐渐褪色。

  “这兄弟有双大眼睛,总像蹬着人,所以我们叫他‘可怕的双眼’……这哥们爱看小说……”翻着纪念手册,蒋国勇讲起和同学们的往事。

  在大家眼里,蒋国勇是个热心肠。他每天早起晨跑后,第一个到教室开门,风雨无阻。女生们忘带寝室钥匙也爱找他,或翻气窗,或拿小铁丝解锁,他总有办法。家里贫困的同学找他借钱,他二话不说,拿出省吃俭用存下的50元钱。看见同学不当的行为,蒋国勇也会好心相劝,虽然有时并不讨好,但他就是心直。如此种种,蒋国勇在同级同学与下一级的学弟学妹中都“混得熟,聊得开”。现在开同学会时,大家都认识他,只是记不清他到底是哪个班的了。

从读书到工作后的各类证件

  “做这些是党员的本分。”作为班上第一名党员,蒋国勇认定自己要帮助同学解决困难,也要以身作则认真读书。“你这家伙简直太不像话,整天埋头在书本里,叫你玩,居然不赏我面子!”一名同学对蒋国勇“苦行僧”式的大学生活颇为“不满”,在寄语中也不忘留下“批评”。

  蒋国勇还记得毕业的时候,大家都没忍住哭。他说:“这一分别,以后再相见就很难了……”他送别同窗,留在师大工作,如今一晃也快30年了。

  时间在走,人也在走,蒋国勇的浙师“私人档案”还在延续……

二维码